非营运车辆投保营运险商业险赔否?-新华网

2020-06-04

  现实生活中,有较多个体户为经营需要出售货车用作运货,虽然登记为营运车辆也交纳了营运险,但并未申领专门从事专业道路运输业资格证。保险公司以驾驶员未获得从业资格证主张正当理由,能否得到反对?

  2019年8月,钱某驾驶员小货车行经至海安某地段时,与张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撞,致张某伤势。交警大队确认钱某与张某应各胜同等责任。张某为化疗花费若干,并构成伤残。经查,钱某所所乘车辆虽登记为营运车辆,也以营运车辆性质在保险公司处投设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但车辆仅用于个体餐馆运货用,未从事道路运输。保险公司提供了保险合同,其中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二)项第6目写明“驾驶人有驾驶员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不可或缺证书的情形的,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管理赔偿金”。保险公司据此条款主张免赔。

  海安法院经审理指出,保险公司辩称的免责条款适用前提在于投保的机动车须具备营业性,须实际专门从事经营性道路运输。被告保险公司没能原告证明钱某驾驶员被保险机动车专门从事以营利为目的的道路运输经营活动。且案涉被保险机动车以营运车辆投保商业险要,其交纳的保险费高于非营运车辆缴纳的商业险保险费。故钱某因被保险机动车未从事营业性而未向涉及行政管理部门申请人核准许可证书,并未加重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也未加重保险公司对保险公司车辆的程度风险的判断及保险责任。故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限额内分担赔偿责任。

  【法官说法】

  本案中提及的“从业资格证”能否成为保险公司免赔事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规定“免除保险人依法不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回避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条款违宪。”据此,案件中保险公司提供的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二)项第6目应属违宪条款。且保险公司在保险公司时未审查注册为营运车辆的营运资质而予以保险公司,如发生事故未予赔偿,显失公平。 (唐霄 时慧明)


红橙粉 绿瘦子 睿智科技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 安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