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结婚过户车辆暗流涌动-新华网

2020-07-31

图集

  建议加大访查检查力度并加强事后追踪

  “现在夫妻过户已经购票到十二月中上旬,还有十几个工作日可约,结婚过户已进入倒计时。”车虫刘畅(户名)在朋友圈中不断收到类似的信息。

  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改草案印发稿)》及《〈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改印发稿)》,从明年起,夫妻间办理车辆变更注册,婚姻关系存续期要满一年,且受让方名下无车、无指标。

  记者调查发现,仍有办理成婚过户业务的车虫将标主与买号者根据年龄和户籍地展开配标,奔走于北京周边地区办理结婚证,而后网上预约过户时间。购票系统无法占号、增大检查力度等方式也在逐渐挡住假冒结婚更改过户的不道德。

  ■ 现状 车虫不断卖唱 购票已至年底

  最近,刘畅常为卖车牌者做到咨询和介绍,并警告对方“欲办从速”。

  做了多年车虫,刘畅经常为车主提供验车、处置违章等服务,最近一段时间他却忙着办理成婚过户的业务。“一是明年开始成婚过户要让婚姻保持一年才能办理,办理完了再过户,婚姻就得保持十四五个月,时间越久隐患越大。二是夫妻过户的购票已经约到了十二月中旬,还有十几天可以约,错过了就只能按照新政办了。”

  与刘畅一样,许多车虫和公司都将目光集中于到了成婚过户业务上。

  一家名为车宗馆的公司就将“成婚过户”作为主营业务,并悬挂在公司网站首页的明显方位。

  “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因为只有十几天需要约过户了。”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声称,现在卖号人需要做的是很快结婚领证,而后通过系统进行购票,坐上成婚过户的末班车。“这段时间没有抓紧办,明年筹办的话,婚姻得持续一年半才能办好,有多少人会愿意这样?”

  “不要犹豫不决”成为许多车虫口中出现频次最低的词语。刘畅称,此前成婚过户只需要五六天时间就可办理完成。“有人通过系统将车管所结婚过户的号提前申请人,等我们有了客户后再找他们去卖号。他们把号退了,我们就马上占上。”

  但刘畅找到这种操作近期已无法持续,被退掉的号必要被系统交还,而他已经没了打时间差的机会。“另外办理过户的号也增加了,再加没以前的操作方式,号源就显得紧绷。办理时间也从五六天变为了四五个月。”

  ■ 利益 根据年龄配标 标主予十万

  除了不断有卖号人寻找刘畅,也常有拥有小客车指标的标主寻找他。

  曾有一名户籍为西南某省的标主找到刘畅,报价15万元。刘畅指出其显著高于市场价,便找出了多个理由展开压价。“距离北京两千公里,如果买号的人户籍地也距离北京很近,谁不愿跟他去那么远的地方结婚领证,另外这个标主年龄都五十多岁了,能匹配的买方也有限制。”

  “他这个价格是去年的时候,北京户籍、二十多岁女孩子的报价。”刘畅必要将价格压到了十万元。车宗馆一名工作人员坦言,作为中间人,必须了解双方的户籍地、年龄等信息,为双方展开较为合适的配标。在其向记者展示的结婚证中,有多个女方比男方大十几岁的案例。

  在车虫与公司的报价中,办理成婚过户业务的价格在12万元至15万元之间。买方在证实后,需要先交5000元订金。结婚领证后缴一半钱款,待车辆过户已完成后,买方付清尾款。车虫和公司作为中间人,将预留1万元作为保证金,在双方已完成离婚申请后再支付给卖方。

  记者以标主身份向多名车虫进行咨询,获得的报价在10万元至11万元间。“我们在中间也无法白忙活啊,一个活儿需要好几个人,都得分一块儿。”一名车虫回应,很多标主之所以自由选择以结婚方式出售指标,因为自己已不在北京工作,指标也不会再用。“已经用不着了,就不如必要买了换钱。”

  ■ 黑链 双方约定财产 话术应对检查

  疫情以来,刘畅已经做了十多单成婚过户业务。他也常奔走于北京周边区域,先是带着买卖双方办理结婚证,而后再到车管所办理过户。从配标到见面,再到领证、过户,刘畅不会全程追随,并在一旁进行指挥。

  交了订金后,买卖双方在结婚前需填写小客车指标出让合同,同时再填上婚内财产誓约合约,合同需要双方摁手印,刘畅现场见证并照片。因买卖双方互不了解,在办理时会经常出现紧绷的情况。办理中,刘畅也找到了这样的问题。“只要买家和卖家在办理时候不说漏了就没事儿,但办理过户时也不会碰到暗访检查的人员。”

  “你安心,我们只要允诺了就会包过。”车宗馆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办理结婚与过户过程中,都有工作人员全程跟随,很多问题公司都已经有所预见,提早做好打算。

  刘畅也专门为买卖双方打算了一张A4纸,上面写明了遇到检查询问时该如何应对。

  “我们是朋友讲解的,交往一段觉着都挺适合。”

  “结婚前,我许给她一辆车,现在都拢成婚了,我就打算把车过户给她了。”

  刘畅总结了十几个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和答案。“咱们什么申请都有,其实也不必害怕,就算有人问,你就咬死了,我们就是真夫妻,结婚证都是真的。我们之前都筹办过相差三十岁以上的,一个老太太跟一个三十多的小伙子办理结婚过户。”

  ■ 回应 逼婚科违规 办理查办资质

  “更改过程中,需要将标主行驶证换成新的,机动车登记证则不会写出上‘出让’,转至买方名下,同时写上买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刘畅说明道,通过资产过户的方式进行,指标与车一起过户到买方名下。“更改之后就可以马上离婚,离之后双方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车辆过户之后,按照合约誓约,卖方会在五天之内对车辆展开处理,或变卖或转到外地。刘畅称之为,这个时候指标就不会被腾出来,买方就可以去出售车辆。

  北京市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涉及部门确实夫妻间车辆变更业务,但是通过逼婚的方式进行变更指标的途径是不合规的。车管所不会对过户双方的成婚证件真伪展开查验,同时对涉及证件展开审核,所有证件都是真的,就不会进行办理。同时,有工作人员会对办理者进行访查检查,在办理过程中,如果因资质等不存在疑问而出现无法办理的情况,工作人员也会向办理人解释说明没能办理的原因。

  北京中兴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明生回应,从法律角度来说,双方遵守了婚姻登记手续,就有了相应的法律效力。但是通过结婚的方式旨在指标买卖的行为,则归属于违规行为。同时,通过成婚变更车辆的行为也会带给其他的法律风险,还包括交费后无法办理的经济损失,买卖双方的财产归属于问题也会存在法律风险。涉及部门应该加大访查检查力度,并创建事后追踪机制,对违规取得指标的行为,也理应适当处罚。“比如充公违规获得的指标,或将此行为记录到个人信用中。”(本报记者 赵喜斌 插画 宋溪)


燕郊精装 燕郊房价 燕郊学区房 燕郊新开楼盘 燕郊房价 燕郊大厂